• <menu id="igegg"><center id="igegg"></center></menu>
  • 陽光古茶網

    云南普洱茶首頁

    云南的十大名茶有哪些?

    2018-12-25 21:41分類:普洱茶品牌 閱讀:

     

    我們都曉得,普洱茶的品種很多,而云南作為“普洱茶之鄉”,那么云南的十大名茶有哪些?
     
    有些茶我們是沒有喝過的,但是沒喝過,還是想曉得什么味?那怎樣辦呢?那么,如今,就和老驥一同來理解一下吧!
     
    1、老班章:老班章是云南省西雙版納勐??h布朗鄉的一個小寨子,所產的普洱茶被業界以為是普洱茶中滋味最好、價錢最貴的普洱茶。老班章茶的位置,在云南普洱茶中就好比大紅袍在福建烏龍茶中的位置一樣,其名聲早已遠播天下。
    云南的十大名茶-老班章
    老班章的村民自古以來不斷以傳統古法對茶樹停止人工養護,手工采摘鮮葉,土法日光曬青等,也是目前云南省境內少有不運用化肥以及農藥等生態的茶產地。由于老班章茶茶氣剛烈,厚重醇香,霸氣十足,在普洱茶中歷來被尊稱為“王者”、“茶王”、“班章王”等高高在上的美意。
     
    老班章考究所謂的茶氣,純粹血緣的老班章茶氣是普洱茶中茶氣最足的一款茶品,其特性是茶的苦味、澀味重回甘效果耐久、湯色鮮亮、葉底柔軟、勻稱、略帶蜜香。香氣純粹濃重、平穩、滋味濃烈,有化痰、喉潤、兩頰生津作用。當然,老班章也不全是苦茶,也有甜茶。所以,且不可一味聽人說老班章茶就是苦重,這太武斷。
     
    特性:茶氣霸道,苦味入口即化,嘴里耐久甜美且香氣高遠,裊裊不絕,茶湯一入口,激烈的香氣就貫串一直。與香氣同樣激烈的是苦味,霸道而強大陽剛。但這種苦多集中于舌面,霎時化開后兩頰生津,水路順滑,回甘,喉韻處處彰顯個性。
     
    2、那卡:那卡是勐??h勐宋鄉大曼呂村委會的一個拉祜族寨子,那卡的古樹茶是勐宋茶區最具代表性的一種茶。
    云南的十大名茶-那卡
    位于滑竹梁子山的東面,那卡寨子以出產質量上好的古樹茶而被人們所認識。全寨有600多畝成片古樹茶園,其茶樹齡在300-500年之間。
     
    那卡茶在大范圍劃分上屬于勐海勐宋茶區,勐宋茶區的喬木老樹茶以保塘的最**,以那卡的最著名。那卡茶沒有“布朗山”的苦更沒有“帕沙茶”的澀,香氣高過冰島茶口感卻相近,但茶底沒有冰島細嫩;那卡茶經久耐泡且回甘生津激烈而明顯。那卡的竹筒茶也很有名氣,那卡拉祜人做的竹筒茶,在清代就出名遐邇,每年都要上貢“車里宣慰府”。
     
    特性:山野氣較強,杯底留香較好,苦澀較顯且更突出,湯中帶甜,回甘較快較好,湯較豐滿,茶香純粹。
     
    3、冰島:冰島古茶園是云南大葉種茶的發源地之一,被譽為“云南大葉種之正宗”,冰島茶的種植范圍主要是在臨滄市雙江縣勐庫鎮大雪山中下部的冰島村、公弄村和大中山等地。
    云南的十大名茶-冰島
    它是典型的勐庫大葉喬木樹,長大葉、墨綠色,葉質肥厚柔軟、茶香濃郁,十分共同,它是勐庫茶的極品、也是普洱茶中的上品。茶的種植范圍主要是在臨滄市雙江縣勐庫鎮大雪山中下部的冰島村、公弄村和大中山等中央。
     
    特性:冰島古茶兼具東半山茶香高味揚、口感豐厚豐滿,甜美質厚及西半山茶質量氣強之長,茶氣強而有力,氣足韻長。冰島古茶入口苦澀度低到簡直沒有覺得,但香氣盛氣凌人,古茶應有的沖擊力會從舌根緩緩向前延伸。香甜的茶湯會從口腔上顎不斷洋溢到整個鼻腔,經過喉嚨會有絲絲涼氣。冰島茶的力氣總體來講集中表如今舌面的中后部,兩頰生津不時。
     
    4、刮風寨:刮風寨古樹茶(氣、香、味、韻)都具有,根本代表了好普洱茶的高規范。
    云南的十大名茶-刮風寨
    有的茶友說茶氣足,是指苦味,這是不可承受,也是片面的。氣,更應該表現在內,就是喝下茶后整個身體覺得有點微熱,當然不是全部都有。無法用一個科學數據來權衡。
     
    以上所言,只是茶氣的”外氣“,刮風寨更為誘人之處在于“內氣”,內氣者,不是以口鼻觀賞,而是以身體感知。這一點,練氣功者、中醫、出家人和不嗜葷腥的最容易感受,普洱茶歸肺經脾經,品飲時,丹田手足輕輕生熱發汗,以至有如練氣功時得氣的覺得;某種水平上,普洱茶真正誘人之處,在于內氣;而內氣,由于每個人的身體條件不同,感受的水平也不盡一樣,但對內氣的深化討論,似乎從中醫理論更能解釋分明。
     
    特性:甜醇中含自然濃郁的蜜香,柔滑細膩中藏著強勁卻內斂的茶氣,苦澀而委婉,喉韻綿亙悠長。尤以后期變化之美見長,新茶初品甜味領先,喉韻深,香氣足,后期變化湯水厚實,滋味豐滿,苦底和澀味退去,陳香之韻漸出。
     
    5、彎弓:彎弓是這幾年才被人們慢慢地認識,長時間的寂靜,讓這片茶樹躲過最猖獗的搶采,留住了那悠遠的古韻。彎弓大寨曾是古曼撒茶區的中心區域。
    云南的十大名茶-彎弓
    據當地老人說,清咸豐年以前,漫撒山村密集,人口過萬,彎弓大寨和曼撒老街曾是易武茶山最興隆的兩個寨子,僅從彎弓大寨關帝廟的殘垣斷壁就能夠料想當年的繁華。后來,彎弓大寨逐步衰落,慢慢淡出茶人的視野。
     
    特性:湯色金黃燦爛,溫和,滋味稀薄豐滿,獨具魅力的原始森林芳香,回甘生津較好,回甘生津不斷持續,喉韻綿亙悠長。具有較強的持續性和穩定性。
     
    6、昔歸:昔歸,臨滄邦東鄉邦東行政村,乃山區。
    云南的十大名茶-昔歸
    昔歸古茶園多散布在半山一帶,混生于森林中,古樹茶樹齡約200年,較大的茶樹基圍在60~110厘米。昔歸茶,屬邦東大葉種,由于當地的**慣每年只采春茶和秋茶兩季,所以茶樹維護得比擬好,茶質比其他村寨要好得多。
     
    昔歸茶以獨有的香氣讓喜歡普洱茶友愛不釋手,優點是泡出來生津持續不時。昔歸茶內質豐厚,香氣高銳,茶氣激烈,滋味厚重,激烈的回甘與生津,且口鼻留香耐久,溫和甜美,明澈的冰糖韻。
     
    特性:內質豐厚非常耐泡,茶湯濃度高,滋味厚重,香氣高銳,茶氣激烈卻又湯感柔順,水路細膩并隨同著濃強的回甘與生津,且口腔留香耐久。
     
    7、麻黑:麻黑是易武著名茶山之一,麻黑茶又是易武普洱茶中最具神韻的茶。
    云南的十大名茶-麻黑
    普洱茶之所以有今天的名氣,麻黑茶功不可沒,特別是在生茶范疇獨樹一幟。但是時到今日麻黑茶的紊亂也給市場帶來一些不良影響。如今我們關注的是純度,有多純,由于這是后續寄存的價值表現!易武茶的靈氣在于后期陳化中回生,淺顯的說就是“越放茶氣越足”。
     
    特性:麻黑的茶氣和香味沒有刮風寨的高揚,醇厚豐滿,湯色黃亮,柔中之美,所以算是易武茶中的**排行。易武茶香揚水柔,而麻黑茶更以陰柔見長,江內茶中之上品。湯糯、柔、清、雅,花果香。早春香氣極好,留杯時間長,湯色油光透亮,口感寬廣豐滿,柔中帶剛,綿密,細膩,韻致精深,香氣高揚均衡中正厚重,葉底彈性好厚實。
     
    8、困鹿:困鹿山是無量山的一支余脈,轄屬普洱縣鳳陽鄉寬宏村,位于普洱縣城北面31公里處,海拔1410米—2271米之間,中心腸段南北延伸十幾里,東西寬數里。山中峰巒疊翠,古木參天,最頂峰海拔2271米。
    云南的十大名茶-困鹿
    困鹿山古茶樹群落地跨鳳陽、把邊兩鄉,總面積為10122畝,其中鳳陽鄉寬宏村的困鹿山境內有1939畝,屬半栽培型茶樹群落與闊葉林混生構成的原始森林。
     
    特性:香氣濃郁且穩實,苦澀感易化,滋味甜美且醇厚鮮爽,茶湯內含物豐厚,性質穩定,潛力較強,喉底生津明顯而神韻足。
     
    9、曼松:真正的“曼松貢茶”產量并不多,嚴厲意義上的“曼松貢茶”古樹屈指可數。假使你花高價買到正宗“曼松貢茶”,那就要祝賀你,很有茶緣。
    云南的十大名茶-曼松
    曼松原屬倚邦區第一鄉轄區內,歷史上,有曼松老寨,寓居著香唐族,善種茶,由于曼松茶的質量好,被列為貢茶,“年解貢茶100擔”,曾因貢茶而名,名譽遠播,不只給當時的倚邦區帶來了光彩,而且促進了當地的茶葉產銷,每年曼松貢茶產量極為稀少。
     
    特性:甜潤,喝的時分口里很甜,喉頭很甜,茶氣足而暖,只需喝一點點,身體就會發熱,是其它茶山遠遠比不上的。
     
    10、老曼峨:老曼峨寨能夠說是整個布朗山最大、最古老的布朗族村寨。老曼峨的茶很苦,當地人將老曼峨乃至整個布朗山茶區從老曼峨引種繁衍的茶稱為苦茶。這里也有一些與苦茶相對應的甜茶,聽說不苦,普通都被村民留著本人喝。
    云南的十大名茶-老曼峨
    老曼峨的苦茶由于奇苦,由此充任了加工普洱茶的味精:眾多茶廠和茶商在消費加工普洱茶餅時,常常用老曼峨的茶做拼配,以進步和豐厚茶餅的口感和滋味。
     

     

    特性:條形肥壯厚實、緊結顯毫、湯色剔透亮堂、滋味濃烈厚實、久泡有余香,耐沖泡,入口苦味重一些,但化得很快,回甘很好,茶品共同的滋味獨具綿長和清新。

    云南普洱茶功效與作用,教你普洱茶的沖泡方法,區別生茶與熟茶辦法及儲存知識。提供最新普洱茶價格咨詢。

    上一篇:普洱茶嘜號是什么?

    下一篇:云南最出名的茶是什么茶?滇紅好還是普洱好?

    相關推薦
    ?

    關注我們

      普洱茶功效-普洱茶的沖泡方法-云南普洱茶-陽光古茶網
    返回頂部
    国产日产欧美最新,被黑人上司侵犯大人妻,中出7O路八十路老熟女视频
  • <menu id="igegg"><center id="igegg"></center></menu>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